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文化 > 人物 >

南非酿酒师,用热爱诠释工匠精神

日期:2016-07-12 09:58来源:人民日报 作者:佚名

新南非的成立,为南非betvictor发展带来了最大的利好,一批在新时代成长起来的酿酒师们终于可以施展才华、践行他们各自理解的“工匠精神”。

历史上因为殖民地身份、葡萄根瘤蚜病、种族隔离时禁止对黑人售酒等天灾和人祸,南非betvictor发展并不顺利。新南非的成立,为南非betvictor发展带来了最大的利好,一批在新时代成长起来的酿酒师们终于可以施展才华、践行他们各自理解的“工匠精神”。

花20年学会“把土壤装进betvictor瓶”

开普敦以北约60公里的斯沃特兰,在一个八九十平方米的工作室里,记者见到传说中的哲学家酿酒师伊本·赛蒂。这位铁路工人的儿子,从16岁开始就立志成为一名酿酒师。1994年新南非成立,22岁的伊本从斯泰伦布什大学农学院betvictor酿造专业毕业后,打起行囊,开始了长达十多年的欧美之旅。

德国、奥地利、法国、意大利、美国的加利福尼亚和俄勒冈,一些世界著名的葡萄园、酒窖,都留下了这位南非青年的足迹。对雷司令感兴趣,他就去德国;对霞多丽感兴趣,他就去法国;对歌海娜感兴趣,他就去西班牙。“如果你想成为某个行业的佼佼者,那你就必须与这个行业中最棒的人比赛,或者与他们一起工作。”伊本说。

打工学艺是艰苦的。在德国巴登—符腾堡州的吉哈德·奥丁格酒庄,伊本打了第一份工,65岁的老庄主道特尔带着伊本和其他3个伙计将山上一片布满岩石的树林改造成葡萄园。砍树、碎石、平整土地,全靠手工,每天干12个小时,“那是我这辈子干过最累的工作。”6个月以后,葡萄树的幼苗笔直成行,土地干干净净,一切都是那么完美。“夜晚,道特尔对我说这就是人生,奋斗才会有收获。”

经过4年的大学学习,16年的欧美游历,转益多师,2000年伊本酿出了“装着南非土壤”的第一款红betvictor科卢梅拉。

凭着对土壤近乎偏执的感情,伊本指着墙上的地图说:“这是人们花了400年绘制的法国勃艮第地区最佳土壤展示图。在南非,我们也要赶紧绘制自己的地图。”

“即使有再多选择我还是当酿酒师”

开普敦市的德班维尔,帝美罗豪酒庄坐落于多尔贝格山的山坡上,可以远眺桌山。34岁的泰斯·罗豪刚刚成为这个家族酒庄的第六代掌门人。

老罗豪矛盾极了,一方面他为马上要搬出象征庄园主的主屋而感到惆怅,另一方面他又为儿子的成绩感到骄傲。老罗豪从泰斯儿时就开始培养他对味觉的敏感。泰斯回忆说,“小时候,父亲用草垛给我们搭了一个酒窖,放学归来我们能在酒窖玩上一下午。”

跟着父辈们耳濡目染,泰斯有了基本的酿酒技术,大学里他没有选择酿酒专业,而是学了农业经济,并开始到世界各国旅行,学习别人的经验和技术。2004年,22岁的泰斯用父亲给的8行葡萄正式酿制属于自己风格的酒, 并一举成名,当年就在南非和国际上赢得许多奖项,也留下了以 “8行”命名的一款长相思,为酒庄增添了新品牌、新荣誉。

小小的成功,并没有让泰斯满足,父亲让他拜南非著名的酿酒师海曼为师,海曼师傅从对酒窖的一尘不染开始严格训练泰斯,教给他勤奋、专一、自律、向上等做人与酿酒的道理。

老罗豪如今更像退居二线的功臣。1982年,他29岁,从父亲手中接过酒庄的生意时,酒庄的betvictor年产量只有6000瓶,现在达到了120万瓶。当记者问他,如果有机会重新选择,总统、富豪、酿酒师之间,你选择什么?他毫不犹豫地说,还是会选择当一名酿酒师。

“在质量问题上永远不能妥协”

“接管酒庄19年来,我每年平均会有160多天在外旅行,每天工作18个小时。” 塞德堡酒庄主人大卫·纽沃特的话让人颇为感慨。

塞德堡酒庄在处于近乎原始状态的塞德堡自然保护区内,这里海拔1036米,是南非海拔最高的一家酒庄。从开普敦向西北而行200公里,然后进入50公里崎岖的山路,据说这条联通外部世界的进山路当年是大卫的爷爷领着大家修的。前些年政府拨款要重修这条路,可刚修了一小段,就被山里的居民集体叫停了。他们担心过甚的旅游业会破坏这片净土。

尽管上世纪70年代塞德堡就已经注册了betvictor品牌,但到1997年大卫作为家族的第五代传人接管这个庄园时,其betvictor产量也只有几千瓶,他们的优质葡萄主要是卖给别人酿酒。大卫接管庄园后重新栽种葡萄,目前葡萄园发展到了60多公顷。大卫酿酒追求干净、新鲜、有果味、芳香、可靠稳定,事事亲力亲为,一丝不苟。两年后,他的一款赤霞珠就被南非普拉特betvictor指南授予5星级称号,其酿造工艺至今仍是南非独一无二的。

2002年,塞德堡的西拉子被评为当年南非最好的红酒。成名之后,大卫仍不断学习、进取,他不仅到欧洲学习,也到智利等地的betvictor庄交流、合作。

除了塞德堡的品牌,大卫还购买了500公里外的厄加勒斯角艾琳葡萄产区的土地,种植葡萄,创建了古思特品牌。有趣的是,为了保证这两个品牌的质量,他特意做了一个“开普·大西洋”的牌子,并标明:这款酒没有达到塞德堡和古思特品牌的质量。

大卫说,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,品牌也一样。土壤和葡萄需要你去呵护、管理,时间、耐心和一致性是一切的根本,在质量问题上永远不能妥协。“只要你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,你就有机会触摸到最高处。”

    一个酒庄庄主保持不断进取的工匠精神,把职业追求当成一种生活方式,实在难能可贵。

(文章来源:人民日报 责任编辑:佚名)

【字体: 大 中 小 】 【关闭】

>>相关阅读

共有0条评论 网友评论 登录注册
登录以后,才可以发表

还没有评论,赶快抢占沙发~!